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魔域私服 >> 内容

語氣平靜地說道:“讓人間各處魔域之人格外小心

时间:2017-10-10 11:32:17 点击:

  核心提示:七月中旬,骄阳似火,生机勃勃的大山中,一条高卑的山路忽隐忽现。&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

七月中旬,骄阳似火,生机勃勃的大山中,一条高卑的山路忽隐忽现。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原创丨 &nbull crapp; 張百川隱隱察覺周遭還有些衰弱的妖氣,用劍掀開壹叢草垛,發現了幾只尚且年幼的小妖,小妖蜷縮在壹團不住地顫抖著。壹側的孫兆其难免壹驚,名顿开,原來刚刚那只鸮妖是為了掩護孩子才蓄意曝露自身的,無怪乎會明目張膽地沖到他們眼前,想到此處,孫兆其难免心頭壹震,人雖未靈長,但對孩子的愛護之情,妖類也是壹樣。  張百川眼神遲疑顷刻,但手中利劍还是毫不留情向那幾只小妖的咽喉劃去,眼看幾只小妖即將殞命之時,張百川手中之劍突然被格擋開來……壹人飛身護在那幾只小妖的身前——是孫兆其!  “稚子無辜!百川兄,放過它們吧!”孫兆其以身擋住那幾只小妖,向張百川懇求道。  張百川怒目相視,喝道:“孫兆其!妳竟然對妖類還心存憐憫?這些妖類,此時雖然幼小無法害人,但待到它們長大後肯定會作惡多端。”  幾只小妖哭得真切淒慘,讓孫兆其的心糾纏成壹團,孫兆其看著幾只小妖吁请的眼睛,轉頭又向張百川懇求道:“百川兄,這幾日我們雖遇到壹些妖類,但此間並未發生妖類害人之事,它們亦是生靈,為何要趕盡殺絕?”  “妖就是妖!此時沒害人不代表它們以前沒害過人、以後就不會害人!”明水緩緩走過來,陰陽怪氣地說道,壹絲詭笑浮上他的面頰,幸災樂禍地看著孫兆其。  孫兆其抿嘴搖著頭,嘆道:“那日蘇逸及霍霜所言一定為虛,近幾****忖量很久,難道我們要壹錯再錯嗎?”  “與妖類為伍,妳是自甘墮落!”張百川怒目相向,鋒利的劍鋒直指孫兆其的眉心刺去,孫兆其壹個轉身,將幾只小妖抱在懷中,以極快的身法逃離,瞬間不見了蹤影。孫兆其為赤城山上清玉平派門人,私自逃離師門來到昆侖山,立誌匡扶正路,但那日霍霜和蘇逸的壹番言論,讓他不得不產生了懷疑,加之目前眼前所見,難道不分青紅皂白濫殺無辜便是正義嗎?孫兆其身法極快,又擅長追蹤之術,所以那日會被派去江都尋找邵媛。此時孫兆其抱著三只年幼的雪鸮,不敢有半分懈弛,他知道,如果自身停下來,不僅自身會沒命,這三個小雪鸮也會沒命……孫兆其沒命地跑著,他從未跑過這麽快……似乎自身身上肩負著得已經不僅僅是三條性命的事,而是關乎善惡是非的較量。不出壹盞茶的時刻,孫兆其已經來到了上清玉平派的大門之處,門口的八卦鏡已經照見了門派叛徒的影子……還有那三個小雪鸮。  掌門青羊真人正於堂內打坐修煉,此時靈力波蕩,內心中升沉不定,連青陽真人此等修為高超之人,都難免遭到邪念的引誘。青陽真人眉頭轻轻皺起,極力壓制著內心中的不安。此時突然門人來報,叛徒孫兆其在山門之外求見,還帶了三個小妖  青羊真人驀然睜開眼睛,轻轻壹驚,立刻命人將孫兆其帶至堂內。  孫兆其壹路走過,同門對他皆是側目而視。孫兆其並不在意同門的眼光,將三只小雪鸮緊緊抱在懷中,向堂內走去。  青羊真人神色凝重地看著孫兆其和他懷中的小妖,平靜地說道:“孫兆其,妳並非放肆妄為之人,此番發生之事,妳詳細說來。”  “是!”孫兆其口頭答道,將這些時日所見所聞壹壹道來。  青羊真人聽罷,雙眉緊鎖不展,神色凝重,眼神憂慮,緩緩說道:“如此看來,四明真人此舉並非事出無因。此時人間若與魔域相鬥,必然生靈塗炭,幾十年後天帝重結天罡鎮壓人間靈力與魔域便無任何障礙了……”  孫兆其磕頭道:事实上魔域公益服2017。“棄徒並不知曉,也不知道真相。想請師尊解惑,到底何為善惡,難道妖類生來就是惡?人生來就是善麽?徒兒亦見不少人間的敗類惡徒,為非作歹,惡貫滿盈……”  青羊真人緩緩闔目嘆道:“這些時日,靈力解封,不少弟子因為受不了靈力升沉激蕩,而入了心魔……此間,這些時日並未聽說妖類傷人之事,人間卻發生了不少盜竊行兇之事。如古人間盜匪嚣张更勝以往數倍,連玉平派之內都出現了同門相鬥相殘之事!”  孫兆其再三磕頭道:“棄徒並無所求,此次回來甘願領罪受罰,只是這幾只年幼的小妖,求師尊收容……師尊!”  青羊真人緩緩搖頭,輕嘆道:“此時正處是非之秋,留妖類於門派之內,恐生門派間隙。”  “師尊!”  青羊真人轻轻點頭道:“不過還有壹法,將這幾只小妖托於四明真人招撫……四明真人為地仙之主,倘若四明真人願意收容它們,天然也不會有人敢造次。”  孫兆其磕頭道:“謝師尊!”  青羊真人無奈壹笑,說道:“我亦不知此舉是對是錯……為師如此,不過是成全妳的心願。這幾只小妖托付於四明真人,若有敢危机人間之心,天然也不會饒恕。”  孫兆其將幾只雪鸮郑重地放置於地上,再三叩頭,道:“徒兒深知自身罪孽,請師尊降罪責罰。”  青羊真人緩步走下,抱起那幾只雪鸮,低頭對孫兆其說道:“目前,便罰妳到後山面壁思過三年,不得師命不得擅離!若有再犯,必然重罰!”說罷踏雲離去,前往四明山。  孫兆其叩首再拜。  張百川諸人已猜到孫兆其會逃回赤城山上清玉平派,不過奈何青羊真人位份頗高,幾人亦不敢造次。  明水不屑道:“區區幾只小妖而已,當下之要務,便是去搜尋那些落網的妖類!”  張百川眼神警备掃過周遭,落在明水身上,冷冷說道:“為何妳身上會有妖魔的氣息?”  明水眉頭轻轻壹皺,又很快掩蓋住刚刚的慌亂,故作鎮靜地嘲笑壹聲:“刚刚殺了幾只妖物罷了,難免沾了些血腥穢氣。如古人間的修仙門派投鼠忌器,壹則忌憚四明的命令,而則對與魔域開戰並無太多勝算,說白了,就是畏缩自身喪命,說得冠冕堂皇壹點,是畏缩人間因這壹戰而塗炭……且有隔岸觀火之嫌,都盘算別的門派率先頂上!二十幾年前的昆侖壹戰,其他的修仙門派又有幾人前去声援?”明水邊說邊拍打著衣袍,眼神有些閃爍。  張百川轻轻壹哼,拂袖轉身離去,繼續搜尋者周遭隱匿的魔域妖類。  魔域中,赤炎眼神略帶哀婉,靜靜看著水晶棺內的幻姬。語氣平靜地說道:“讓人間各處魔域之人格外小心。壹眾妖類,皆跪拜於赤炎身後,昂首不起。  “主上,那些修道之人咄咄相逼!為何還要壹忍再忍!”壹只名為冠山的穿山甲妖憤憤難平。  其它妖類皆懼怕赤炎,不敢多言,葡匐於地,不敢擡頭看赤炎的神色,都暗暗為冠山捏了壹把汗。妖類前往人間皆遵循赤炎命令,死力避開人群,但仍慘遭杀戮,心中怎能平復。  赤炎还是靜靜地看著幻姬,語氣平靜地說道:“讓人間各處魔域之人格外郑重,修為不够之妖盡快前往魔域,不得與修道之人糾纏。張百川等人不够掛齒,但此時不宜開戰!”  冠山心中仍有疑惑,不服問道:“主上!如古人間靈力足够,魔域此時雖與人間相連,但獲得的靈力还是不及人間的千分之壹……如此,必然會耽誤魔域眾人的修行,與萇戈壹戰,難有勝算!”  “人間不出三月,便會自顧不暇。我們只需靜觀其變…”壹絲詭笑浮上赤炎的嘴角,赤炎自言自語地說道:“邵青啊邵青!妳能讓我如此冷靜,能阻止我此時屠滅人間也算是妳的才力……不過,倒是妳讓我看得更分明思慮得更周全……”  “主上!”冠山與眾妖手足无措,關切緊張地擡頭看著此時自言自語的赤炎。  赤炎搖手表示群妖退下,眾妖不敢有違,紛紛加入壇外。  赤炎若有所思地看著水晶棺中安詳的幻姬,緩緩伸手撫摸著水晶棺的棺面,詭異地笑道:“妳認為邵青會回來麽?邵青根基幹擾不了本座的決斷,本座臥薪嘗膽為的可不是邵青對人間所謂的仁慈……待本座殺死萇戈之時,一定也會讓人間也會化為焦土……會讓妳和邵青看到本座的傑作!哈哈哈哈哈……”  蚩尤壇內彌漫著詭異的笑聲,笑聲在魔域的洞窟內回蕩,久久不能散去。  江都城中,濃濃的春意彌散在街道巷裏,源源不斷的靈力從地底湧出,滋潤著這裏的壹草壹木。  邵媛這些時日壹直栖身在周府,府上諸人對她也頗為和善,此時為她安顿的客房也打點得细心周到,邵媛亦覺此處甚為舒心,也就安心住下。每日裏,也就在院子裏賞花觀魚,朝晨都能看到周俊在壹處花圃之側練劍…周俊待自身也格外尊重,雖然時有見面,但從不越禮……這裏,倒有幾分往昔悅然山莊的模樣。前些時日,邵媛還聽聞周老爺周夫人要見自身,不過好幾日都過去了,都未見人通報,似乎是有重要之事,也就無暇顧及自身。每日裏,朱華都會為邵媛采摘鮮花插於客房的瓶中,每日的飲食也都由按時送上,皆精致美味。妝匣內胭脂水粉和寶簪絨花壹應俱全,各色花樣琳瑯滿目。但侍候邵媛的小丫頭鏡心發現這位邵姑娘好生怪异:這位邵姑娘,神态出眾,性子也和善,衣著飲食皆要上乘,但卻從來不用這些胭脂水粉,也不戴那精彩的絹花絨花,只是在鬢邊壓了壹朵鵝黃色的絨花,這朵絨花顏色頗雜,作工也不甚精巧——倒也奇了。鏡心從妝奩盒中挑了壹枝桃紅色的絨花壓鬢,遞與邵媛,笑道:“桃花剛好能襯姑娘本日的衣裳,也應了這春光。”  邵媛接過看了看撇撇嘴道:“也太過艷麗了些。”邵媛將桃花壓鬢戴在鏡心的鬢邊,笑道:“這顏色嬌艷,倒是適合妳。”  鏡心用手摸了摸那支絨花,偷偷瞥了眼鏡子,?腆壹笑。  邵媛笑道:“妳是不是喜歡那個周俊?”  鏡心嚇了壹跳,連忙?腆將頭上的絨花取下,放在妝奩盒中,支支吾吾地說道:“姑娘盡取笑了……怎麽會……”  邵媛用玉骨扇掩面笑道:“還否認呢?妳每次見到他的時候,都會臉紅。女兒家的心术,我怎麽看不出來?這叫近君情更怯?”邵媛突然想起那日在云汉境時,他人調侃自身的話語,不覺又想起何墨,輕輕嘆道。  鏡心柔聲說道:“三公子待我們下人最是不同,從來沒有任何架子。奴婢又怎敢有任何期望?他日姑娘嫁入周家,就是我們的三少夫人,莫要再拿奴婢取笑了!要讓綠水那幾位姐姐知道,恐怕又得生出些是非來。”  “等等!什麽嫁不嫁的?”邵媛十分驚訝,連忙打斷鏡心的話:“誰說我要嫁給那個周俊了?”  鏡心驚訝地看著邵媛:“府裏高下都這麽說……就連綠水幾位姐姐也是公开裏稱呼姑娘三少夫人。”  邵媛面色暈紅,破帶慍怒,嗔道:“那個可惡的周俊,我原以為他是美意讓我住在這裏,結果卻用這麽下作的手段!”  鏡心壹聽邵媛如此言語,立馬跪地求饒道:“奴婢言語有失,罪責都在奴婢。姑娘莫要責怪三公子,也莫要讓綠水姐姐知曉此事。”  邵媛連忙扶起鏡心,幫她擦拭著面上的淚水,疑惑地問道:“為何妳這麽畏缩綠水?”  鏡心輕輕流泪著,緩緩說道:“綠水、朱華、流雲、飛雪四位姐姐是三公子房中的四位大丫頭,其實也就是妾侍,不過尚未行納妾之禮。”  “什麽!!”邵媛轻轻壹怔,除了慍怒之外隱約還有壹絲說不清的疼爱,似乎是傷心……怎麽會為他傷心?邵媛稍稍頓了頓,皺眉思慮顷刻,極力掩飾著內心的不安,但聲音還是有些輕微的顫抖:“他原來這麽花心?看來是我信錯他了!”  鏡心連連搖頭,解釋道:“邵姑娘莫要誤會,這四位姐姐都是老爺安顿的,老爺擔心三公子壹直不娶妻,所以才……但聽聞,三公子從未與四位姐姐同房過,還聽聞三公子曾燒毀四位姐姐的身契,人格。還贈銀錢讓她們回鄉。”  邵媛歪著頭眉頭依舊轻轻蹙著,疑惑問道:“那她們為什麽不走?”  鏡心搖搖頭道:“四位姐姐對三公子癡心壹片,天然不會離去。雖說無名無實,但能時刻侍候在公子身側也是好的。”  邵媛轉頭看著鏡心,柔聲問道:“妳也是在說自身麽?”  鏡心連忙搖頭道:“姑娘莫誤會,奴婢絕不敢有非分之想。”  邵媛不屑壹笑,撇撇嘴道:“妳們都覺得那個周俊多麽好,不過在我看來,他也不過紈絝子弟纨绔子弟罷了!比起某人差遠了。”邵媛言及此處,又难免堕入深思之中,從荷包內取出那面秋香色的小鏡子,呆呆地傻傻看著,但是沒勇氣再打開這面小鏡子。  邵媛將鏡子收好,轉頭對鏡心說道:“叮囑過妳好幾次了,莫要再奴婢奴婢地自稱了。對了,此日怎麽沒見周俊在這院中練劍?”  鏡心點頭道:“聽聞江都城中有貴客來訪,老爺、大公子、二公子壹直在張羅此事。目前聽聞貴客已臨江都,府中諸人皆前往陪同,不敢有誤。不過聽聞,昨夜老爺和三公子還因為此事而大鬧壹場……也不知現在如何了。”  邵媛疑惑問道:“來的到底是何人?”  鏡心搖頭道:“奴婢亦不知曉。”  鏡心始終改不了自稱奴婢的習慣,邵媛無可奈何地嘆嘆氣,推門走到院落之中。這幾日花圃中的薔薇海棠桃花都競相逐艷,還真有幾分悅然山莊的模樣了……唉……大哥,妳為什麽不親自跟我解釋,我始終都難以担当,那壹切是真的  鏡心郑重地跟在邵媛身後,手上還拿著壹件水藍色的披風,擔心此時若又有未盡的春寒,邵姑娘感染風寒就不好了……三公子讓自身好好侍候邵姑娘,鏡心怎會不盡心?三公子為避閑言,雖然來探訪邵姑娘不多,但每次看邵姑娘的眼神,都讓人好生妒忌和羨慕。如果自身能壹直侍候邵姑娘,也定能時常見到這樣的眼神吧,鏡心會意壹笑,郑重跟上,寸步不離。  在遠處的薔薇花架後,還藏著壹雙妒忌的眼睛看著在院中遊賞的邵媛,此時的靈力讓這世間的草木都變得不安分,更何況人心中隱藏的罪惡?  邵媛頗有些迷戀這個不大的花園,還有那橋下的春水……也無心出門去別處閑逛,在這裏,也許真尋到壹些慰藉。邵媛與鏡心二人信步走到薔薇花架,正巧碰見正為邵媛送來午食的綠水。邵媛有些訝異,淺淺笑道:“本日怎麽是綠水姐姐過來了?流雲姐姐呢?”  綠水溫婉笑道:“流雲飛雪二位妹妹陪同三公子去見貴客,学习139魔域发布网。這裏也就由我來打點。”  綠水來至房中,將食盒中的精彩食物细心擺放,對邵媛欠身行禮道:“邵姑娘請用午食,奴婢告退。”  綠水離去不久,邵媛笑道:“此日的飲食還真是有趣,妳看,這盤果蔬拼盤,竟然都擺成了蝴蝶的模樣!”  鏡心淺淺壹笑:“這是彩蝶紛飛,是綠水姐姐的拿手菜!本日看來都是綠水姐姐親自下廚的呢!”  邵媛覺得這些菜皆賞心悅目人,讓人食欲大振,待到正要进口品嘗之時,卻不料門突然被推開,朱華突然從門外闖入,不由分說,將桌上精彩的菜品皆掀翻在地。  邵媛和鏡心都不由錯愕,鏡心驚恐地看著此番闖入的朱華,問道:“朱華姐姐,這是為何!”  此時朱華的氣息尚未平復,仍有些氣喘,轉頭看著邵媛,眼神帶著焦慮,憤憤罵道:“妳又有何資格能得公子的垂憐!這些菜肴府中除卻老爺夫人也惟有三公子能嘗到,妳又憑什麽?還真當自身是三少夫人麽?為什麽還恬不知恥待在這裏,為什麽忧愁走!趕快離開這裏!”  邵媛被朱華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得有些手足无措,但語氣絲毫不退讓,淡淡說道:“我知妳對我有所誤會,我也從未想過要成為什麽少夫人……這些不過是周俊他壹廂情願罷了!我天然會離開,也不會讓姑娘們為難。”  朱華冷冷壹笑,輕蔑說道:“三公子的壹番交谊,在妳這,学会手机魔域有公益版吗。就如此不值壹提?當真是錯付了!”  門外的人聽見房中的響動,頓覺異樣,不料卻發生這樣的事情,紛紛手足无措。目前老爺夫人和幾位公子都不在府中,管家也前往了別院作陪……目前府上管事的便是綠水。幾個小丫頭慌亂地去請來綠水主理事态。  綠水冷冷瞥了眼房中狼藉的場景,冰冷的眼神落在了朱華身上,喝道:“朱華,妳為人最為謹慎穩重!目前怎麽生出這麽失分寸之事?”  朱華冷冷苦笑壹聲,神情略帶哀傷,靜靜地看著綠水,壹言不發。  綠水似乎被此刻朱華的眼神觸及心中難掩之傷,刻意逃避朱華的眼睛,淡淡地說道:“朱華,念妳壹向行事端莊穩重,目前也不過壹時糊塗。先將妳關入暗室,待老爺和公子前往後,再行定奪!”  朱華被帶離房間,綠水向邵媛欠身賠罪:“綠水管束不周,才生出這些禍患。望姑娘見諒!綠水再命人準備飯菜,望姑娘莫要將此事向三公子提及……朱華壹向盡心侍候,從未出過紕漏,本日之事,想必也是壹時糊塗被蒙了心。”  邵媛搖頭道:“姑娘宁神,此事我絕不會告知周俊,本日發生這些,也非妳我所願。我也不想在留在府上給妳們頻添煩擾,本日也便離開了。”  綠水有些驚訝,還想再有挽留,疑惑道:“姑娘?”  邵媛淺淺壹笑:“我壹向逍遥自若的,也不喜這裏的约束。我對周俊並無半分情誼,留在這豈不是落人話柄?”邵媛說罷,便轉身離去,邵媛身法頗快,並非府中的丫頭小廝能追趕上的,壹轉眼,便無了蹤影。  綠水冷冷瞥了壹眼身後的鏡心,壓低了聲音說道:“此事不得與三公子提及!就說邵姑娘突然不辭而別,妳也並不知情!”  鏡心連忙擦幹眼淚,點頭稱是。  綠水交托其它人守在門外,自身拿著燭臺,緩緩走進暗室。此時的朱華,已經被脫去一齐釵花首飾,壹身素衣被關押在暗室內。  綠水眼中帶著些許嘲諷和不屑,冷冷說道:“妳太傻了!以為這樣就救得了她?”  朱華輕輕苦笑壹聲,緩緩說道:“我是在救妳……妳以前並不是這樣!妳以為邵姑娘壹死,三公子便會鐘情於妳麽?皆是命中註定之事,強求不來!為何要壹錯再錯!”  綠水不屑壹笑,新久久魔域口袋版。從隨身帶著的食盒裏取出幾碟小菜和壹壺春茗,柔聲道:“妳如此憤憤難平,我們姐妹二人又如何談心?這是為妳準備了壹些小菜,吃過後,我們再心平氣和地談談。”  朱華緩緩搖頭,輕嘆道:“妳告知公子此事了麽?”  綠水鬼魅般笑道:“公子目前要會見要客,怎能為這些小事专心?”朱華苦笑幾聲,嘆道:“妳是如此盤算,機關算盡!我落下壹個畏罪自殺的名聲……於妳可有半分好處?”  綠水冷嘲笑道:“妳對邵姑娘不敬,妳認為公子知道後還會對妳有半分反感?妳若此時死去,說不定公子還會對妳懷有惭愧之心!”  朱華輕輕闔目,淺淺壹笑:“妳我曾經也是親密無間無話不談,目前卻是這番光景……倒是我自作聰明了。”朱華言罷,便將那壺摻雜了毒藥的春茗壹飲而盡。  綠水滿意地看了看朱華,用燭臺照著朱華此時蒼白絕望的面容,綠水鬼魅壹笑,滿意地轉身離去。搖曳的燭光將暗室內兩人的身影照得歪曲而詭異  朱華的嘴角緩緩滲下壹絲鮮紅的血跡,頹然倒地。  白皓壹行從潤州來至江都,壹路遊賞,也頗覺愜意。周家別院,此時已經綠蔭掩映,繁花錦簇,主廳之內,白皓慵懶地醉臥在美人潔白的酥 胸之上。  昶道士在壹側謹慎侍候,小聲回復著:“王爺,自潤州來此,那個小子就壹直跟著我們,壞盡我們的功德!”  白皓白了昶道士壹眼,嘲笑道:“無用!”  昶道士連忙跪下磕頭求饒:“屬下無能,但那叫作張晗的小子,著實非尋常之人……魔域的腐骨蠱竟然傷不得他。”  白皓眉頭轻轻壹皺,斜睥著昶道士,腐骨蠱為九黎部族秘傳之物,惟有九黎部族之血能压抑這腐骨蠱,難道這個張晗也是九黎部族之人?  昶道士低聲說道:“王爺,也勿須再為這人費心!屬下定會將此人解決,永絕後患。”昶道士轻轻頓了頓,話題壹轉:“王爺,周家的幾個都在外表等候了大半日了,王爺此刻見還是不見?”  白皓慵懶地將身側的美人推開,美人识相退下。白皓慵懶地立起身來,緩緩點頭道:“宣。”  昶道士領命,轉身出門。  周家周老爺周老夫人周家大公子周亭、二公子周林皆按序跪在門外期望。此時流雲匆忙趕來,見此場景連忙跪下回復道:“老爺,三公子不願來此!奴婢與飛雪實在勸不住。”  “沒用的東西!”周老爺正要發怒,此時不經意瞥見昶道士走出門外,連忙低頭伏地,不敢再多言。  昶道士瞥見了流雲,奸邪壹笑,轉而又故作正經地說道:“王爺傳召妳們幾人進屋覲見,可莫失了禮數……”說罷,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流雲,笑道:“這位美人可是哪位公子的妻妾……也壹同進去吧!”  周老爺連忙解釋道:“不過府上的丫頭,职位卑賤。”  昶道士冷嘲笑道:其实新久久魔域口袋版。“王爺有空見妳們這些老東西,天然也有興致見見這麽水靈的江南美人了!還敢多言?”  周老爺不敢再多言,表示流雲跟上。  白皓漫不經心肠看著進來的這幾人,嘴角有壹絲不屑。蓦地間,眼神落在走在最後的流雲身上,白皓鬼魅般地壹笑,語調頗有些陰陽怪氣,低聲說道:“本王聽聞周家有三位公子,目前怎麽只見得兩位?”  周老爺跪拜道:“犬子周俊身染惡疾,不敢汙了王爺之眼,在家靜養。”  白皓慵懶地揚起手,指著流雲飛雪道:“那這位是哪位公子的家眷?”  周老爺正要回話,卻被昶道士打斷,昶道士喝道:“王爺問美人的話,怎又輪到妳這個老東西置喙?”  白皓冷冷瞥了眼昶道士,昶道士立刻识相閉嘴,不再多言。  流雲緩緩說道:“奴婢是府上的丫鬟,职位卑賤。”  白皓冷冷壹笑:“丫鬟就有如此姿容,想必周家幾位公子的妻妾一定是美艷出眾了!為何本日不來給本王請安?莫不是心存不敬?還是與那位三公子壹般,都是感染了惡疾?”  白皓此番話,讓周老爺周夫人及周亭周玉不由暗暗心驚。白皓荒淫殘暴,他們早有耳聞,正是因為此,才不敢讓年輕美眷出面,恐生禍端!但不料白皓竟然執意要見,周亭周林二人已不知如何是好。  昶道士冷嘲笑道:“妳們這些愚民,王爺既然如此說了,天然也是妳們府上的福氣!還不趕快命人將家眷帶來此處?”  周老爺無奈,磕頭領命,交托門外跪地侍候的管家周林說道:“妳速速回家,命大少夫人與二少夫人來此覲見王爺!”  昶道士走到門口,看著管家挑釁壹笑:“我聽聞幾位公子的妻妾皆是國色,王爺以前裏也難得見到江南這鐘靈毓秀之地孕育的靈秀佳丽,那幾位妾侍也要帶來此處,若有隱瞞,定不輕饒!”  管家領命,遲疑顷刻看了看周老爺的神情,便轉身離去。  此時周俊已經前往了府中,飛雪壹直勸說亦是無用,周俊十分不屑白皓為人,此時讓自身向他磕頭行禮,是斷斷不能。周俊知白皓對邵媛心存不軌,此番回到府中,便是想帶邵媛離開此地,遠離這些禍患。  來到府中,卻不料不見邵媛蹤影,在府中稍稍聽聞了先前發生之事,心中有無限疑問。詢問貼身侍候的丫鬟鏡心,鏡心卻支支吾吾,突然間鏡心跪倒在地,流泪道:“奴婢亦不知道為何朱華姑娘會如此出言相激,邵姑娘氣不過,就賭氣離開了!”  周俊壹驚,心中百思疑惑:“朱華絕非如此輕率無禮之人!怎麽會?她人呢?”  此時綠水已經趕到,緩緩跪下,磕頭道:“公子恕罪,朱華因為妒忌邵姑娘能得公子垂青,而出言不遜,惹怒了邵姑娘。屬下命人將朱華帶入暗室關押……卻不料……不料……”說道此處,綠水也不由哭了出來,斷斷續續說道:“朱華氣性太大,竟然自盡了……”  周俊頹然坐倒,眼神木然……半餉才意識過來,58魔域发布网。語速緩慢,冷冷地說道:“她如古人在哪裏?”  綠水小聲哭泣著,以絲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柔聲說道:“朱華死時難看,加之又因出言不遜得罪貴客,奴婢自作主張,已讓人給葬了……”  周俊闔目垂淚,轻轻嘆道:“不過幾日,便生出這麽多的事端……朱華為人處世想來謹慎,從來沒有過半分過錯!為何也不等到我回來後見上壹面!綠水,妳如此匆忙將她下葬,到底是要掩蓋什麽?”  綠水聽到此處心中大驚,連忙葡匐在地請罪道:“公子莫要誤解奴婢,奴婢原以為公子在別院會見貴客,壹時無法趕回……此時如果拖得太久,必然會讓老爺動怒……此時府上要事頗多,實在不宜讓此事分了心神!”  周俊眼神冰冷的看著綠水,瞳孔中閃爍著讓人戰栗的冰冷,綠水不敢直視,依舊跪於地上垂首不語。  “公子!”飛雪從門外仓促趕來,手上還拿著禮服,見到此番場景有些手足无措,回過神來,向周俊說道:“公子,刚刚管家過來傳話,讓大少夫人和二少夫人以及大公子二公子房中的幾位侍妾都趕往別院去拜見恭順王爺!”  周俊驀然壹驚,連忙起身,看見管家正領著壹幹女眷往門外走去。  周俊飛身跑出房內,擋在管家管家身前,怒喝道:“為何讓家中女眷出面?”  管家連忙行禮道:“三公子此事是恭順王爺之命,小的不敢違抗!王爺還有命令,讓公子房中的幾位姑娘都要壹同前往!”  周俊喝道:“此事斷然不可!白皓嗜色成性!讓這些男子去,豈不是羊入虎口!”  管家面露難色,似有些遲疑,但此刻又不能再有耽誤,連連求道:“三公子,此事莫要再為難老奴呀!老奴也只是奉命行事,若是耽誤了得罪了王爺,這周家高下豈能還得安寧?老奴豈不是要遭人唾罵?”  周俊神情嚴肅語氣堅毅:“如果為求自身安寧,犧牲這些無辜的男子,那還真是要遭人唾棄了!”  管家被問住,壹時語塞,突然瞥見周俊的身後,白皓壹行人已經走到了院內。  白皓鼓掌笑道:“說得甚好!周三公子,行事真的是大丈夫氣概,讓人不得不敬佩!”  周俊蓦地回頭,看見白皓壹行人,心中大駭,眼睛緊緊盯在白皓身上。  白皓陰冷壹笑,蓄意拖長了聲調說道:“周三公子!我們又見面了!”  管家及身後的女眷皆跪下行禮,周老爺、周老婦人及周亭與周林皆緊緊跟在白皓身後,家人們不停地向周俊使著顏色,緊張得汗珠都從額頭上滴落,周俊緩緩單膝跪下。  白皓不屑地笑了笑,看著這周遭跪下的諸人,漫不經心肠說道:“猜測這些女眷天然不會輕易見人,本王等了許久也不見到來,也只好親自登門來訪,以顯本王誠意。”白皓環顧周遭,嘴角轻轻揚起,詭異壹笑,說道:“諸位請起吧!”  眾人得命緩緩起身,但还是都低著頭,皆不敢直視白皓。  白皓向那群女眷走去,昶道士緊跟其後,淫邪地笑著。  周俊按住袖中的魚腸劍,眼睛緊緊盯住白皓。  周老爺畏缩周俊独揽不住心性,惹出些禍事來,也緊張的看著周俊這壹側,眼神似有懇求。  白皓走到周亭的妻室盧氏的身前,輕薄撩拨地托起盧氏的下巴,盧氏面露驚恐,雙目微闔,有些轻轻發抖。盧氏本年三十歲,容姿端麗,體態豐腴,倒是別有韻味。白皓又壹眼瞥見盧氏身後周林的妻室趙氏,模樣倒是精致可愛,不過此時因為畏缩而少了壹番韻味。  白皓搖搖頭,故作心死地嘆道:“聽聞幾位公子的妻妾皆為國色,此日壹看,也不過爾爾。”白皓的壹番話,到讓周家幾人稍稍舒了壹口氣,周亭郑重地走近,恭敬地說道:“家中女眷也不過蒲柳之姿,讓王爺見笑了!本日必然為王爺選上幾位絕色男子。”  白皓嘲笑道:“周亭啊!妳前些時日選上的那些男子姿色也不過如此,本王不得不懷疑妳的眼光。”  周亭連連稱是:“君子愚鈍,眼光芜俚平凡,王爺身側自有國色無數,君子所選之人,一定入不了王爺之眼。”  白皓臉色突然陰沈下來,冷冷斥道:“知道本王看不上,還選那些庸脂俗粉來作甚!豈不是蓄意要激怒本王!”  周亭自知言語有失分寸,連忙下跪磕頭求饒。  眼見此番場景,周俊已經压抑不住心中怒火,正要拔劍而出,卻被身後的綠水壹把拉住制止,還未等周俊意識過來,綠水已經飄然來至白皓身前。  綠水嫵媚壹笑,轻轻欠身行禮,語若流鶯,柔聲說道:“王爺請动怒,大少爺壹心幫襯著老爺收拾生意,對於女色之事確是少有心术,也無怪乎選出來的人物讓王爺見笑了。”綠水壹襲綠衫,襯著如雪的肌膚,妖冶嬌艷,梳著半月髻,卻蓄意留著幾縷青絲未盤上,鬢間斜插著壹支水紅色的絹花,格外精巧。  白皓饒有興致地看著眼前的男子,頗覺有趣,其它人都懼怕於他,獨這位綠衣姑娘毫無懼色,白皓詭異壹笑,側頭看著綠水,問道:“妳是何人?”  一齐人都為綠水暗暗捏了把汗。  綠水嫵媚壹笑,柔聲說道:139魔域官网。“啟稟王爺,奴婢綠水,是周家的丫鬟。”  “丫鬟竟有如此神态,倒是周家的男人瞎了眼了!”白皓壹把摟過綠水,橫抱而起,細細嗅著綠水身上讓人神迷的氣味。  周老爺見如此場景,立即會意,讓其它眾人退下,管家連忙將壹側的臥房打開,恭敬送白皓進去。昶道士等人守在了門外,似笑非笑地看著遠處的眾人。  卻不料此時周俊卻插入魚腸劍,正要沖過去,被周老爺周夫人雙雙抱住!兩位老人聲淚俱下地苦求道:“俊兒!綠水願意為家人解圍!我們家日後一定不會虧待她!妳此時闖入是要將我們全家置於死地啊!”  周俊悲憤嘆道:“身為男兒,竟然讓男子犧牲!竟然還無能為力。”言及此處,不由落下淚來。周俊緩緩回過神,不由想起此番前去別院通報的流雲,此時並未跟來。連忙問道:“流雲呢?”  周老爺與周夫人沈默許久,面露難色。周老婦人遲疑顷刻,語氣硬咽說道:“流雲……被恭順王爺賜給了那位昶道士……昶道士將流雲玷汙之後,又命手下眾人淩辱……流雲受不了這奇恥大辱,已經……自盡了……”  周老爺怒喝道:“夫人!妳又何苦說這些!還嫌家裏不夠亂嗎?”  聽聞這番話,仿若晴天霹靂壹般,周俊頹然坐在地上,遠遠聽見遠處傳來的戲謔之聲,好像錐心壹般!兩位老人擔心周俊又生出禍端,不敢離去,坐在壹側柔聲勸著。周俊眼神驀然,冷冷地看著前哨,輕聲說道:“父親母親,先讓家中年輕的男子都散去。此事,兒子自有分寸!定不會遭殃家人。”說罷,周俊緩緩起身,向門外走去。兩位老人似有不信,緊緊跟上,奈何卻追不上周俊的腳步,不由心生焦心,連忙命家中腳程快的小廝跟上。  在江都城外的壹處泉水之處,周俊取出袖中的魚腸劍,緩緩割破自身的手腕。周俊曾聽人提及,此魚腸劍非人間凡物,若以仇恨之血淬劍,定能激發魚腸劍之中蘊含的神力…周俊覺得此刻從體內流出的血,是冷的……冰的……已經冰冷到了極點,血順著劍鋒緩緩滴下,滴入到那彎泉水裏,紅色的血在水中暈散開來,泉水也被逐漸染成紅色,格外恐惧。泉水之處,靈力湧現,尤其激發了周俊此時內心的仇恨!  “周俊!妳在作什麽!”是邵媛的聲音,邵媛的聲音把逐漸沈於魔心的周俊喚醒,周俊稍稍醒悟過來,驀然看著身側緊張的邵媛。  周俊醒悟顷刻,冷冷說道:“我的事情,邵姑娘不用多問。”  邵媛搖頭道:“是不是發生小事了?此日我不辭而別,擔心妳會對鏡心她們有什麽誤會,原想回去向妳解釋。卻不料聽聞白皓到了妳們府上!他那個人鬼厲無常。”  周俊語氣平靜,靜靜說道:“邵姑娘,這些事情,我自身能解決!”  邵媛有些慍怒,139魔域发布网。壹把拍在周俊身上,焦心說道:“妳怎麽解決?去跟他拼命?妳是他對手麽?目前的白皓,非人非鬼非妖,妳又怎會有勝算?就算妳不顧及自身的性命,也不论家人了麽?”  周俊闔目沈默,雙手緊握成拳,轻轻發抖。  邵媛轉而又說道:“我能幫妳!”  周俊頗為吃驚地看著邵媛,壹言不發,眼神似有不信。  邵媛搖頭嘆道:“我知道妳不會信任,不過現在得先找到張晗,我們好好商議才行。妳如此沖動,又怎能成事?妳們以前總說我沖動,其實身在其中,也都是壹樣的!”  周俊看著邵媛,緩緩問道:“妳如何找到我的?”  邵媛歪著頭故作高超地說道:“想找天然就能找到!我能感覺到妳就在這裏,所以就趕來了…”  周俊轻轻苦笑,淡淡說道:“怎麽,現在不尋找那個何墨了麽?”  邵媛被問中了心事,臉頰通紅,责怪道:“何墨他又死不了!我擔心妳出事啊!”  邵媛望見遠處兩個身影逐漸飄進,是張晗與何墨,邵媛有些大喜过望!連忙拉著周俊的袖子笑道:“妳看,救兵來了!”  何墨看見周俊手中的魚腸劍,不由大駭:“妳!何苦如此!魚腸劍之力反噬,會讓妳困苦极端。”  周俊苦笑道:“所愛求之不得,身邊愛我之人,我卻無力保護……今生枉為外子,倒不如拼死壹搏,這反噬的困苦會讓我尤其醒悟。”  邵媛驚異問道:“妳們認識?”  何墨並不回復邵媛之問,眼神嚴肅看著周俊說道:“收到張晗的符鳶,聽聞白皓在潤州所作所為,便立刻趕來此地……卻不料……”  張晗神情冷靜,從袖中取出壹只腐骨蠱,遞與幾人眼前說道:“這些時日與白皓手下交手,這些人目前都非尋常人的肉身,尤其是那白皓,更是詭異莫辨。這只是腐骨蠱,那個白皓身邊的昶道士擅用此術……”  腐骨蠱,邵媛覺得那只已經死去的蠱蟲都讓人覺得渾身不自若,真是太可怕了!邵媛連忙轉頭不敢再看。  張晗平靜說道:“腐骨蠱,原為九黎部族所飼,我曾在水精月樹之境所藏的上古書籍中讀到過。九黎部族之血能压抑此蠱蟲,所以這蠱蟲傷不了我,也傷不了邵媛……”  邵媛母親為九黎傳人,有壹半九黎的血統,但邵媛卻始終不願承認。何墨關切地看了眼邵媛,看見邵媛臉上異色,溫柔的壹笑,柔聲說道:“那此番,便必要媛媛保護我們了!”  邵媛不屑地轉過頭,刻意避開何墨的眼神,看著周俊,說道:“我就說嘛!我能够幫妳的,現在信了吧?”  周俊緩緩點頭,對邵媛淺淺壹笑,雖然這笑隨即又被心中的憂愁憤怒所掩蓋。  張晗點點頭:“腐骨蠱能吞噬人的筋骨,被吞噬之人壹時半刻還不會死去,要受盡幾天幾夜的困苦才會氣絕。”  邵媛被嚇到,連忙捂住嘴搖頭:“太可怕了!為什麽要養這麽恐惧的蟲子!”  張晗神色凝重,點頭道:“九黎部落當初煉制此蠱,危机不淺……也無怪乎會遭險些滅族之禍。我年幼之時,讀到古籍中描画的腐骨蠱,也不得不感嘆煉制此蠱蟲之人的心腸恶毒!卻不料,自身就是這九黎部落的傳人,昔人有些行事,著實不敢茍同。”  邵媛連忙快慰道:“張大哥又何必自責!這也不是妳的錯……”邵媛轉頭看了看何墨,又對張晗說道:“張大哥,璇璣權樞現在的神力已經被開陽印和水精月樹壓制住了,我想學独揽神物之法,這樣以後也能幫上妳們,也不用蘇大哥還有霜姨耗費法力鎮壓璇璣權樞內的天火了!”  邵媛竟然稱呼霍霜為霜姨,這讓何墨與張晗頗覺詫異,也覺得有些欣慰,何墨點頭道:“媛媛若有心學,在下一定傾囊相授。就怕妳還如以往那般任性,讓人捉摸不透。”  張晗亦點頭道:格外。“邵姑娘有如此之心,看來也是長大了不少!霍姑娘若知曉,一定十分欣慰。”  邵媛搖頭道:“可是就算我此時想學,也解不了眼前之圍。有些後悔當初沒能好好學習道術……妳們协商下,現下該如何行事。白皓那個人,一定生不出什麽功德!”  周俊臉色微變,又欲言又止。  何墨點頭道:“媛媛,妳功力尚弱,此番行動緊緊跟著我們,不要擅離我的視線。雖然腐骨蠱對妳無害。”  邵媛點點頭,心中頗為感動,原來何墨真心關心自身,想到此處,不由會心壹笑。  何墨繼續說道:“魔域盘算人間內鬥,借白皓這顆棋子來引發人間禍亂,此人不能再多留。”  張晗點頭道:“夜長夢多,今夜行動。”  夜色漸漸籠罩在江都城的上空,湖畔的漁火和岸上樓閣搖曳灰暗的燭光點綴著江都城的白昼,隱隱的絲竹之樂隨著這冰涼的夜風輕撫過遊人的面頰,雖然還帶著壹絲涼意,但仍熏人醉。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nbull crapp;


一个年老人背着背包,紧张的走在这山路上。

&nbull crapp;

“八年了,我夏杰终于回来了!”他要去的位置,就是山那边的清水川村。

&nbull crapp;

同一时间的清水川村委会,一个秀美的年老女人坐在办公室中,一脸愁眉。

&nbull crapp;

她就是清水川新来的村长沈婷,现在正为下半个月的生活费忧愁。

&nbull crapp;

“身上只剩下了四十块钱,油盐酱醋全都没了,难道这个月要喝东南风了不成?”

&nbull crapp;

她长长的叹了语气口吻,离开清水川已经三个月了,不光劳动没有任何起色,连她自身的生活都堕入了窘境。

&nbull crapp;

这种暑伏天气,想喝东南风都是期望。沈婷自嘲一笑,双眼中有点迷茫。

&nbull crapp;

沈婷本年26岁,名牌大学毕业。

&nbull crapp;

才貌俱佳的沈婷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本想在官场做出点成果的,结果却遭到了父母的热烈反对。

&nbull crapp;

“26岁的女孩子,年老不了几年了。所以要趁着自身条件最好的时期拣选一个如意郎君,一辈子不受罚。”

&nbull crapp;

沈婷觉得嫁人为时过早,而且父母看重的那小我风评也不是很好,在市里恶名昭着,除了有钱之外能够说一无可取。

&nbull crapp;

“只须跟他结婚,凭他家的权势,你此后的仕途万万飞黄腾达,否则你早晚会变成一个鱼目混珠的小职员。”

&nbull crapp;

“不靠他人,我自身也能做出一番成果。哪怕去全市最穷的村子,一年之内我也能让这个村子生长起来!”

&nbull crapp;

面对父母的劝说,心高气傲的沈婷并不认同他们的意见。

&nbull crapp;

为了证明自身的能力,同时也为了远离父母的唠叨,沈婷真的找伙伴托相干到了清水川。全国重点清贫县的清贫乡的清贫村,这里已经好几年没有村长了。

&nbull crapp;

到了这个村之后,沈婷才寂然呈现,好歹也是经济强省,怎样会有这么穷的位置?

&nbull crapp;

整个村子的人一直都过着自力更生的生活,生长经济根基就是期望。

&nbull crapp;

传闻两年前才通了电和电视信号,手机到了村里基本上就成了一块手表,想打个电话要么爬到村委会的房顶,要么跑到山上。

&nbull crapp;

清水川通往外界的山路突出了四十里地,好几重山的阻隔,门路是村子生长的最大阻滞。

&nbull crapp;

沈婷离开第二天就打了份修路的书面呈报递交给下面,但是却杳无音书,到现在还没回信。

&nbull crapp;

其实她自身也分明,这条路构筑起来好几百万,县里欠缺资金,是不会为了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修这么一条路的。

&nbull crapp;

理了一下垂落上去的发丝,沈婷动手统计全村的人口与可耕种土地的面积。

&nbull crapp;

说的一年做出成果,但是现在这景遇,怕是再过十年也是这个样子。

&nbull crapp;

清水川,你的出路在哪里呢?

&nbull crapp;

夏杰走到村外的时期,看着眼前这个与八年前毫无二致的村庄,心里有点发苦。自身的村子,难道真没有生长前途了么?

&nbull crapp;

夏杰对清水川极有感情。58魔域发布网。他从小没娘,十岁时期老爹也病逝了,他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nbull crapp;

这也是为什么十八岁的时期村长让他进部队,由于在村长看来,夏杰头脑灵巧,骨瘦如柴,到部队不说能学到若庸才力,最最少他饿不着了。

&nbull crapp;

这孩子从小都是村里的大胃王,太能吃了。

&nbull crapp;

走进清水川,踩着脚下的青石板路,夏杰有种重返十八岁的错觉。

&nbull crapp;

依据追念找到自身家的那处院落的时期,夏杰呈现自身的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nbull crapp;

八年没住过人的茅草房子,再结壮也会腐朽坍塌。

&nbull crapp;

夏杰卸下背包,然后动手收拾房子。折断的木梁,坍塌的墙壁,这些都必要夏杰重新修整。

&nbull crapp;

这是自身的家,此后要长时间住在这里了,没有个像样的房子实在不行。

&nbull crapp;

几个小鬼头探头探脑的在路口看到这一幕,当即转身向村委会跑去。

&nbull crapp;

“村长姐姐,有别人来我们村儿偷东西了!”

&nbull crapp;

沈婷走出办公室,看着满头大汗的几个小鬼头捂着额头说道:“谁会驰驱风尘的到我们村儿偷东西?是不是那些驴友来了?”

&nbull crapp;

沈婷刚赴任的时期,群外来了一群驴友,在村里买了一些吃的之后便随即离开,那些人的阔绰让村里人委实吓了一跳,沈婷很有印象。

&nbull crapp;

猎奇归猎奇,沈婷还是整理一下衣裙,跟着这群小鬼头向外表走去。

&nbull crapp;

当高跟鞋踏在青石板上那宏亮的响声渐渐接近的时期,夏杰眯着眼端详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nbull crapp;

身段高挑,凹凸有致,皮肤白净,面容姣好身段均匀。那短裙下的两条光亮的白腿,没有一丝赘肉,显得性感且有生机。

&nbull crapp;

夏杰在心中一叹:95分!村里居然也有这么高质量的美女了?

&nbull crapp;

想到这里,夏杰继续收拾房子,早一天弄好,他就早一天不用露宿街头。

&nbull crapp;

沈婷看到本来村里没人栖身的院落中突然多了个年老人,在骇怪的同时也不由得严重起来,难道这人是来寻宝的不成?听说有些歹人喜好到深山的村子里找古董之类的东西。

&nbull crapp;

她看着夏杰问道:“请问你在找什么?我是清水川的村长,有什么事情请跟我沟通,不要私主动村里的家当。”

&nbull crapp;

夏杰一听其时就笑了:“我们家的院子什么时期成村里的家当了?我叫夏杰,是这个村里的村民,你能够去刺探一下问问。”

&nbull crapp;

沈婷上前一步:“你先住手,我先断定一下你到底是不是清水川的人。”

&nbull crapp;

夏杰愣住了:“我说,这位置是我从小到大生活的位置,你要确认急速去,别延宕我干活儿。”

&nbull crapp;

说完,夏杰继续整理地上的废墟。

&nbull crapp;

沈婷二话不说就要下去阻拦他,结果不郑重踩在了一块松动了的砖头上,脚下一空,便摔倒在了地上。

&nbull crapp;

“唉哟!”沈婷收回一声惊呼。

&nbull crapp;

看到沈婷摔倒,夏杰急速去扶,结果抓着沈婷的手刚一用力,就听到“嘶”的一声,沈婷的短裙便被扯开了。

&nbull crapp;

眼前两条纯洁的大腿叉开着,呈现了内里黑色的蕾丝内内。夏杰眼尖,其时就看到了从内内内里窜进去的黑色“线头”。

&nbull crapp;

卧槽!赚大了!

&nbull crapp;

夏杰其时就感想到了一股炎热从小腹直冲脑门。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夏杰可是在部队生生憋了八年的人。

&nbull crapp;

沈婷注意到了夏杰灼热的眼光,当即就将双腿闭合:“乱看什么?急速把我扶起来!”

&nbull crapp;

在沈婷起身的时期,夏杰才看到沈婷的短裙由于挂到下面一根钉子的因由,背面已经全都扯开。

&nbull crapp;

那包裹着黑色蕾丝的翘臀在开裂的裙布中一目了然。

&nbull crapp;

沈婷双手捂着自身的裙子,神态羞红。她从没有想到,会在生疏人眼前呈现自身最私密的位置。

&nbull crapp;

夏杰干咳两声,面露为难:“这个……沈村长,要不你先去换换衣服?”

&nbull crapp;

就在这个时期,突然远处传来了几个村民的说话声。沈婷捂着翘臀一脸羞红:“这……这让我怎样回去嘛?”

&nbull crapp;

夏杰笑了笑,抬手脱下了自身的T恤递给沈婷:“盖在腰上吧。”

&nbull crapp;

其实他这么做是有主意的,此后就要常住清水川了,跟村里人特别是村长打好相干很有必要。

&nbull crapp;

沈婷被夏杰浑身的肌肉惊住了,天哪,身上的肌肉犹如小山一样,这还是人么?

&nbull crapp;

她面带羞红的将夏杰的T恤围在腰间,然后红着脸就向路上走去,凑巧此时几个村里的老汉走到了这里。

&nbull crapp;

“沈村长好啊,之人。这么热的天怎样不在屋子里呆着?”

&nbull crapp;

沈婷站在路边,总觉得自身的身子已经被行家看光,她喃喃说道:“村里来了个生疏人,我来看看。”

&nbull crapp;

夏杰看着沈婷?腆的样子心里好笑,当即冲几位老汉说道:“几位大爷,我是夏杰,行家还记得我么?”

&nbull crapp;

那几个老汉面面相觑:“夏杰,那不是夏家那个苦命的娃儿么?小杰子,你回来了?”

&nbull crapp;

说完几个老汉快步走过去,这是村里人协同养大的孩子,他们本以为这孩子进来之后不会再回来,谁知道八年不见,这孩子居然又回来了。

&nbull crapp;

这是心里有清水川这个位置哇,换成那些痴情寡义之人,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这里。

&nbull crapp;

几个老汉脸上的褶子笑开了花,扯着夏杰不住的交际着。

&nbull crapp;

趁着这功夫,沈婷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快步向村委会走去。

&nbull crapp;

这个混蛋,既然是清水川的村民为什么到村里不先找熟悉的人去拉家常,害得老娘出丑。

&nbull crapp;

老娘可是正了八经的黄花闺女,居然被这个坏小子占了克己。有肌肉了不起嘛?长得壮就能乱看嘛?

&nbull crapp;

离家八年的夏杰回来了,整个清水川一片沸腾。

&nbull crapp;

现在夏杰壮得跟一个牛犊子一样,特别是185的身高,看下去浑身充慢了气力。在清水川村民的认知中,长得壮就代表着有前程,是个种庄稼的好把式。

&nbull crapp;

夏杰根基没法收拾自身的院子了,那些已经叫不有名字的大爷大妈一脸笑的拉着他问寒问暖,他这会儿已经换上了一件背心,在陪着自身的亲人们闲话。

&nbull crapp;

直到日已西斜,村里的张大爷才响应过去。

&nbull crapp;

“我们小杰现在还没住的位置呢?谁家有空房子,让小杰子先拼集几天。”

&nbull crapp;

夏杰摆手说道:“不用这样,我包里有个睡袋,我在外表住就……”

&nbull crapp;

没等他说完,张大爷就急了:“到咱家还让你露宿,你这不是想让别人戳我们清水川人的脊梁骨嘛。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了,等会儿我看看我们谁家有空房。”

&nbull crapp;

这时期沈婷走了过去,她也很猎奇夏杰怎样住。

&nbull crapp;

王大妈一看沈婷,当即笑着说道:“就让小杰子住村委会就行了,反正就沈村长一小我住,白瞎那么大的院子了。”

&nbull crapp;

沈婷正要回嘴,结果看到村里人全都赞成,便只好应了上去。

&nbull crapp;

王大妈冲夏杰狡黠一笑,那道理不言自明。沈婷这个城里姑娘真叫一个场面,正好夏杰现在没家没口的,和沈婷能凑一对儿。

&nbull crapp;

清水川如果能娶个城里的媳妇儿,全村儿都跟着名誉。

&nbull crapp;

夏杰倒是没想这么多,他见沈婷许可,便也不谢却,抓着自身的背包便跟着沈婷向村委会走去,能有房子住的话,怎样都比在外表喂蚊子强。

&nbull crapp;

一进院子,夏杰就看到了晾衣绳上挂着的蕾丝罩罩和内内。

&nbull crapp;

原来这个美女村长喜好蕾丝啊,无情调!

&nbull crapp;

沈婷顺着夏杰的眼光一看,当即就懵了,以前村委会就自身一小我住,所以晾晒衣服就随便了点,没想到又被这个王八蛋看到了。

&nbull crapp;

她快步走过去将小衣抓在手中,然后红着脸一指角落里的一间屋子:“你去那屋睡吧,那里有张床,以前是村里代课教练住的位置。你先收拾,我去做饭。”

&nbull crapp;

夏杰点颔首,独自向那间屋子走去。

&nbull crapp;

收拾一下床铺之后,他动手从背包里掏自身的东西。五块军功章,八块奖牌,还有厚厚一叠的照片。

&nbull crapp;

这是夏杰在部队八年的稀释,小心。每一块军功章和奖牌都代表着鲜血和汗水。

&nbull crapp;

末了从包里掏进去的是一张海报,这是一次任务前,几个战友一起进来去影楼拍的一张照片。

&nbull crapp;

几个未老先衰的帅小伙对着镜头炫肌肉,这该当是当兵的人最喜好的拍照方式。

&nbull crapp;

不过那次任务事后,海报上活着的人,就剩下了夏杰一个。

&nbull crapp;

夏杰抚摸着这张海报,堕入了寻思,像是又回到了那次惨烈的任务之中。

&nbull crapp;

沈婷烧了稀饭,正企图叫夏杰吃饭的时期,她从窗口的外突然看到夏杰在盯着一张海报发愣。

&nbull crapp;

他的眼睛发红,好像还哭了。

&nbull crapp;

沈婷当即就想笑,一个大男人,居然对着海报上的几个男人哭。

&nbull crapp;

这个王八蛋不会是取向有题目吧?

&nbull crapp;

难道他是个GAY?

&nbull crapp;

对,该当就是这样。好多动漫上都是这情节,五大三粗的男人每每喜好另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那句话怎样说来着?英豪吸英豪。

&nbull crapp;

想到这里,沈婷马上松了语气口吻,这个王八蛋居然喜好男人,那让他看几眼也没什么嘛,反正人家怪不幸的。

&nbull crapp;

沈婷敲了敲窗户,轻声说道:“夏杰,吃饭了。”

&nbull crapp;

夏杰看着餐桌上摆着的咸菜稀饭,马上就愣了:“你泛泛就吃这个?”

&nbull crapp;

沈婷满意的说道:“怎样?嫌不好吃?给你说,现在可是首倡矫健饮食的,别整天大鱼大肉……”

&nbull crapp;

她还没说完,夏杰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我去抓几只田鸡炖一下,你等我一会儿,一个姑娘家,怎样就吃咸菜了呢?”

&nbull crapp;

说完,夏杰拿着背篓向村外走去。村子南边有个大湖,村里人想改善生活的话都喜好来这边打渔。

&nbull crapp;

路上遇到张大爷的时期,这老汉一听夏杰要去抓田鸡,当即就阻拦他。

&nbull crapp;

“别去了,前几年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在湖里放了什么小龙虾,现在那玩意儿漫溢了,湖内里现在连鱼都很难找到。”

&nbull crapp;

夏杰一听马上就馋了:“你们怎样不吃啊?”

&nbull crapp;

张大爷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那玩意儿不好吃,苦!”

……

&nbull crapp;

清水川处在一个群山缠绕的盆地一角。北面是山,南面是个大湖泊,东面和西面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耕地。

&nbull crapp;

南边的湖很大,估量水域面积突出了千亩。北面山上有泉水变成的小溪,溪水弯弯绕绕的从村子左右流过,然后注入湖水之中。

&nbull crapp;

清水川怪异的位置就是那条小溪和南面的大湖,溪水终年冰冷,湖水终年不干。不论是冬天枯水还是夏日汛期,湖水一直都连结着一个水立体,不多也不少。

&nbull crapp;

夏杰背着背篓离开湖边,他脱鞋就踩进了湖边的烂泥中。

&nbull crapp;

湖水养分厚实,浮活泼动物极端多,这也作育了小龙虾肥美的体魄。

&nbull crapp;

这会儿落日西下,太阳不再毒热,湖边险些成了小龙虾的乐园,夏杰一会儿功夫就捉了一篓。这一背篓差不多有六十斤,险些全都是夏杰双手扒拉到背篓中的。

&nbull crapp;

回到村委会,沈婷正端着碗咽中药一样喝稀饭,夏杰冲她一笑:“村长,别吃了,今日新开手游开服网站。等会儿我给你做小龙虾吃。”

&nbull crapp;

说完,夏杰就进厨房拿了盆,从篓内里倒出半盆,动手清洗,同时他交托端着碗在一边看热烈的沈婷企图大料和葱段、辣椒等物。

&nbull crapp;

也曾在部队由于违犯纪律,夏杰被罚到炊事班做了一年的炊事班班长,也就那会儿,夏杰学会了做菜,并且乐不此疲。

&nbull crapp;

当锅里浓厚的香味飘进去的时期,沈婷终于信任,这个五大三粗的GAY居然真的会做菜。

&nbull crapp;

贤惠!

&nbull crapp;

这是沈婷对夏杰的评价。可能他跟他的男伙伴在一起的时期,就已经学会了做菜,究竟?结果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留住他的胃。

&nbull crapp;

月上枝头,夏杰和沈婷坐在院子中,大快朵颐。沈婷吮着手指上的汤汁称誉道:“比市里那些专业大厨做的都好吃。”

&nbull crapp;

联想起自身这几个月吃的那些东西,沈婷有点脸红,自身一个女人,居然比不上一个具有少女心的男人。

&nbull crapp;

太讥讽了!

&nbull crapp;

夏杰对沈婷说道:“来日诰日我企图进来一趟,取点钱,把我的房子构筑一下。另外就是给这些小龙虾找点销路,究竟?结果这玩意儿我们俩吃一辈子都吃不完。”

&nbull crapp;

听了他的话,沈婷忍不住啐了一口。你个死基佬,跟谁说一辈子呢?老娘才不愿意跟你过一辈子呢。

&nbull crapp;

吃过饭后,夏杰打了盆水胡乱冲了冲就回屋躺在了床上,他要细细规划一下此后的打算。

&nbull crapp;

入伍费有好几万,这是他的老婆本,能不动的话就不动。得急速找个挣钱的门路,扩展支出。

&nbull crapp;

沈婷在夏杰进屋的时期也动手洗澡。乡村里没有什么洗澡间,都是夏天晒点水,然后在院子的角落中冲一下就行。

&nbull crapp;

沈婷很眷念自身家里的浴缸,如果这会儿躺在内里舒顺心服的来个泡泡浴该是多好。

&nbull crapp;

脱下衣服,沈婷动手用早已晒热的水清洗自身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刚触摸到自身身体的时期,沈婷脑子里就闪现出了下午被夏杰看到私密部门的那种感想。

&nbull crapp;

这种感想很奇怪,特别是两腿间传来的那种炎热感想。那个王八蛋,怕是什么都看到了。

&nbull crapp;

想到这里,沈婷的手不自愿的就向下摸去……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热潮连接!


今日新开魔域网
你知道語氣平靜地說道:“讓人間各處魔域之人格外小心

作者:太子病病房 来源:强强帅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魔域私服(www.pet000.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魔域私服|私服魔域|新开魔域私服|魔域SF发布网|魔域私服外挂 苏ICP备14002183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6